猫糖

入圈不深,凹凸很不错,all金很好吃(主雷金)
学习紧,但回不回来更不知道……(心虚)

《地主媳妇》番外篇(下)
因为学习紧,就不会更了吧,亏你们还舍得关注我(原来自己这么狼心狗肺)

谢谢你们舍得看(比心❤)

哎……《地主媳妇》的番外篇(上)

简单粗暴呵呵呵)我不是很喜欢写(看)长文啊,可能是入圈不深吧,最初投上去就为了分享一下乐一乐,能完结也真是丧心病狂了……

地主媳妇(十三)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直走打幺幺零,谢谢。

话说那啥子隔壁村水沟摊有一雷地主,他家里有对活宝啊,天天咯嘣咯嘣可亲热了。可把村里村外的老娘们给羡慕的。

这不,今个两活宝又闹起来,说要去国外旅游?

“死锤子!我不管!反正你答应我的!”金习惯性地趴在雷大锤后背,不停撒娇式地晃着胳膊。

“我有说过吗?”雷大锤一个转身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模样,一把抱住跌入怀里的媳妇。

“你!你耍赖!”金嘟哝着嘴,憋着一肚子气,死命扒拉雷大锤的衣领,硬是瞅着雷大锤不停。像极了憋屈求安慰的哈士奇。

“怎地!你想造反?”雷大锤捏着自个媳妇的两腮,咧出一个无比邪恶的微笑。

金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上次造反就被这个色萝卜双手绑在床杆上“调教”一晚上,哭唧唧地被逼无奈只好憋屈妥协。所以他不会再去重蹈覆辙。

“既然不想造反,那就好好听话,可能你老公我性情好了可以在床上对你温柔一点~”朝着自个媳妇粉嫩嫩的小脸蛋吧唧了一口,随即笑道“知道自己现在该说啥?”

金捂着红扑扑的小脸蛋,颤颤地说着"I will be good, please, please love me."
“我一定会乖乖的,请,请一定要疼爱我。”

羞耻的金只好用母语表达,他可不想被旁人听到,尤其是雷大锤他娘!

雷大锤愣了愣,立马回过神来低头与自个媳妇相互对视。

雷大锤知道,他不是愣神一次两次了,这磨人的小妖精是真的让人想……呢~

“So good~”
“真乖~”

不由自主地用手摁住自个媳妇的金发,揉了一把。雷大锤缓缓把脸靠近……看着自个媳妇紧张地闭上眼睛,吞了几口口水。
他顿了顿。

“媳妇儿(⌯͒• ɪ •⌯͒)”

“嗯?”金睁开眼懵懵地盯着雷大锤看。

“你一大早是不是吃到屎了,咋地口气那么骚呐?”雷大锤松开在金身上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拿手轻轻扇了扇鼻子前的韭菜味的空气,满脸都渗出嫌弃。

“你才吃屎呢!我早饭就吃了韭菜包子,至于那么嫌弃我吗?平时也不见得你嫌弃,哼!”

好不容易期待被亲一次,确是这么个结果,金气愤愤地闹起小情绪。低着头捡起小树枝折断,又摘起小黄花拔掉花瓣,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

“皮够了没有?回家。”雷大锤走进伸手正要扯自个媳妇的后背衣领,被恼怒媳妇的一个巴掌给重重地打到一边,雷大锤手背上印上了一个特大号大红花。

“别碰我!”金气得闹起小脾气,眼珠巴子里溢满泪液,委屈巴巴地鼓着脸。

“哟呵!又跟我闹小脾气,我咋么都不知道原来咱媳妇那么有少女❤呢?”雷大锤有意无意地嬉笑道。

“哪有?!我可是直直的男汉子!”

“嘿!都弯成蚊香了,小公举~”见状雷大锤故意放大音量,坏笑般地挑弄着自个媳妇的耳后发。

“不许这样叫我,怪别扭……还有离我远点!”

“那你不生气了?”

“生气!”

“那你在这玩吧,等你不生气了再回家,我回家下面给你吃~”

“死锤子!不许走!”看着意示要离开的雷大锤,金习惯性地拉住他的手。

“怎么,发现老公要走,空虚寂寞冷了?”

“………………”

“我,我蹲腿麻了……”

雷大锤叹了口气,转身抱起自个媳妇“下次还皮吗?嗯?皮皮金?”

“谁让你说话不算话!明明答应我要在结婚纪念日带我去东京塔看樱花的……”

“算话。明天我们就出发。”说完,在媳妇额上落下了个吻。

“要告诉娘他们吗?”金忧虑地皱紧眉头,但是似乎掩盖不住眼神里流露的欣喜。暖暖的宠溺感扑面而来。画面都要冒出粉鳃色的小❤❤,雷大锤抱的更紧了。

“雷大锤,外面这么多人你别抱那么紧……”

“哟~不是让我放你下来吗?”

“我,我腿麻,我……”

“好好好,我松我松”雷大锤轻轻地挪动手,看着自个媳妇安心的样子,他坏笑地一个鸡溜把手松开。金懵岔地急忙紧紧卡住雷大锤脖子,圆睁睁地瞪大眼睛,用力往下拉着雷大锤脖子,恰使俩人摔进了一个长满藤蔓丛的大坑。

雷大锤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被自个媳妇拉下坑里,懵喇喇地喘气。转头碰巧与媳妇对视“这下好了,咋上去?”

“哼!谁让你欺负我,遭报应!”

“哟,然后把自己搭进去,一起同归于尽?”

“要你管!”

“诶!好!”

“我,我不要你管!”说完松开固住雷大锤脖子的手。

“你是我媳妇,不归我管归谁管?”

“哼”了一声的金不服气地蹲在一边,对雷大锤做起鬼脸。

“嘶嘶——”金背后的藤蔓丛里晃悠悠地抖动,随着风声有规律地不停响动。

雷大锤笑嘻嘻地看着,朝金勾了勾手指“媳妇,过来~”

“哼!别以为我又傻傻地被骗,这次我、绝对、不——、过!!!”金气愤愤地吐了个舌头,“哼”地一声扭过头恰好与一条花蛇对视,花蛇挪动着鳞片,扭动着身躯,伸出异常怪异颜色的舌,在空中来回浮动。

“妈咪啊——啊啊啊啊!”金的手脚冰凉都渗出汗液,眼睛晃晃地盯着花蛇,全身鸡皮疙瘩都随着汗毛一抖而显现出来,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去雷大锤身边,紧紧把身子缩进他怀里脸色发白,时不时转头瞅瞅。

“呜呜呜呜——好吓人啊,连蛇都来欺负我呜呜呜呜……”自个媳妇在怀里哭唧唧地,时不时骂上两句,都是骂雷大锤的话,只是无论他怎么骂,始终拽住雷大锤的衣服,紧紧不放,把头挨在死锤子胸膛上来回晃悠。

“别把鼻涕蹭到我衣服上,今刚买的名牌。”说完把媳妇从怀里挪开。

“骗谁啊,你这件衬衫是跟隔壁村李二哥在菜市场摆地摊那买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不快给我擦擦。”金又蹭了上去扯着雷大锤衣服包住鼻子喷了好几个鼻涕。
真他妈舒爽~

“啧!”雷大锤一个嫌弃把上衣全部给脱了,
把衣服扔给自个媳妇“回去洗三小时以上,味真重。”

“哼!洁癖鬼!”金瞪着雷大锤,一脸怨恨,洗衣服方面要求真高,故意的吧?!

这时,一旁的花蛇慢悠悠地从藤蔓丛里爬了出来。雷大锤走进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七寸给捏死在地上……金一脸茫然地盯着雷大锤手里的蛇,再看看死锤子面无波澜地把蛇扔在一旁走到金面前“抱紧我。”

“干,干嘛?”金一边问着一边二话不说搂了上去。

“回家撸串,你老公我饿了。”随即抱紧媳妇往后挪了挪,一蹙紧眉头冲到藤蔓丛前跨起腿踩着藤蔓一跃而上。

“你怎么上来的?!”

“就这样上来啊。”

“那刚才为啥不早点上来?”

“有区别吗?”

“…… ……”哭笑不得的金累得趴在雷大锤身上,摸着光溜溜的胸肌。

“摸够了没有?”调戏的调调溢满了空气,充斥着宠溺的味道。甜的鼾鼻~

“我才没有摸,我只是,不对不对,我没有!”金捂着红扑扑的脸蛋,没错,他的脑袋烧地不轻啊。这根本就是纯情偶像剧的少女剧情啊,明明雷大锤贼接地气为什么还那么玛丽苏啊!敢情这是作者安排接错剧本了。Σ( ° △ °|||)︴

“你俩杵在那干蛤子!都中午咧还不回家吃饭,闹嘛子诶?!”雷大锤他娘叉着腰站在夫妻俩面前大喊。

“娘,明个儿我们就要出国了。”

“蛤?嘛子?!出国?!不呆在老家种田啦?”

“嗯,媳妇哭着闹着度蜜月,说回来给你带个孙子~”

“真哒?!诶哟,那去吧去吧,现在出发都没问题~♪(^∇^*)”雷大锤他娘开心地像个孩子,笑嘻嘻地把雷大锤拉到一边“大锤,那啥,你跟你媳妇加把力呗,争取生个龙凤胎,为祖国添添栋梁喂!”

“那是!”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地hihihihi笑了起来。弄得一旁的金背后一凉。

于是第二天两人收拾好行李,揣着护照二话不说雷大锤就拐着媳妇跑。

这下水沟摊太平了……

飞机上,贵宾舱里的金开心地把脸糊在雷大锤手臂上,忽的与雷大锤相视而看“话说死锤子,你当初放着一帮美女不追,干嘛来追我一汉子?”

“我也想娶妹子啊,可惜认识的妹子都不会说老家本地话,只有你会说。”

“说白了我就是捡漏的呗,哼!”

“还有一点啊……”

“一点什么?”

“Love at first sight.”
“一见钟情.”

“骗谁啊,煽情的话谁不会说?!”口是心非的金扭过了头。

当初金就是被这个名为雷大锤的男人几句煽情话给睡到手的~

“唔!”措不及防被雷大锤扭过头摁住后脑勺,落下一个柔柔的吻。

难得怎么温柔,好好敲诈一把~也不赖啊!(*/ω\*)。

“媳妇,你变了。”

“哪里有?”金笑嘻嘻地搂住雷大锤的脖子。

“很主动,我喜欢~”

于是又吻了上去,重重地吧唧了一口又一口~

       ……      ……      ……      ……      ……

“雷大锤!!!”

“诶,媳妇!”

“你给我买了啥啊!?”

“杜蕾斯啊。”

“你还敢说!个色萝卜,给我从屋顶上下来,看我不打死你。”

“老妈,放弃吧!晚上可能老爸会温柔点”

“臭小子,你和你爸串通来气死我的吧?”

“妈咪,哥哥说得对,爸比技术好,没事的!”

“你,你们……雷大锤!你又乱教孩子什么啊——!”

“无师自通,干得好!今晚老爸带你们玩王者♂药!”

“啊啊啊啊啊,要疯了疯了!”家庭主夫的金哭笑不得地挠着头发。

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眼瞎嫁给他这个白眼狼?!金扶着额头无可奈何地叹气。

真是,天意弄人啊……




                        ——END——
































地主媳妇(十二)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直走打幺幺零,谢谢。

隔壁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家儿子,名叫雷大锤,娶了一外国妞,听说两人感情可好了,天天吵。

这不,今个又吵起来了,贼鸡吧牛逼。可把雷大锤给乐的。

“媳妇儿,我错了,我不是我没有你消消气儿……”

“麻子啥也别说,离婚吧!”金扭过头一脸嫌弃地嘟嘴。

“再商量商量呗。”雷大锤搂着媳妇,摇来摇去。

“…… ……”金揣紧拳头,生气地咬起了牙,气得脸都红成猴屁股。

“大锤,别拿你鸡鸡顶我!”

“媳妇,我鸡鸡还等着你伺候呐,别离了……要不等我鸡鸡消停了再说?”雷大锤邪笑地勾起嘴角。一把抱住自个媳妇紧紧不放。

“雷大锤!!!”不由自主地涌上羞耻感,金挣扎着想逃出怀抱。

“诶!嘛呢?”

“松手!”

“不松。”

“死锤子你想怎样?!”

“说三遍我发誓不离婚,敢离婚吃雷大锤一辈子鸡。”雷大锤占着身高优势,垂下头俯视着怀里的媳妇,一阵轻笑。透着空气都能感受到那股强势的占有欲。

“你以为我会向你妥协吗?!”金哼哼唧唧地嘟囔,强烈的不满促使他更想挣扎出怀抱。

“那我就不松,抱你个十天十夜。”

“你!”

此时的金已是气不成声,憋得脸都泛紫。

“哼!十天十夜就十天十夜!谁怕谁?!”怄气的媳妇在怀里张扬舞爪,在雷大锤看来不过是撒娇地乱挠。

在旁的雷大锤他娘憋笑地看了看,转过头喊了声“过会儿吃饭喔”,就悄悄离开了大厅。

“你能别扒拉我吗?我有事要干!”金气愤愤地怒瞪着湖蓝色的大眼睛,手紧紧地拽住那双扒拉自个的手。

“我说过会抱你十天十夜不松,你没听见吗?”雷大锤也学着自个媳妇的表情,怒瞪着那利似飞鹰的青莲色眼眸。不知不觉压低了大厅的气氛……

“啧诶呀!我要上厕所!”金实在是敌不过雷大锤,直接地喊出自己的想法,虽然他知道这样很羞耻,但他是真的急需解决。

“嗯哼哼哼~亲爱的,需要我帮你扶着吗?”雷大锤凑近金的耳朵轻声说道。

“你有病啊,大号还扶什么鸡鸡……咳!总之你,你快放开我!”金羞红了脸,别过头避免与雷大锤对视。此刻的金恨不得一头裁进番薯地,一辈子也不想出来。

“大号?”雷大锤扭过金的头,逼迫他与自个对视。

“诶呀,就是拉屎啊!!!死锤子快松手,我急着呢!”金死死拽着雷大锤的衣角,现在的金已是急得顾不及什么是羞耻。他只想快点进厕所。

“重复三遍刚才我说的话。”

“不可能!”金咬牙切齿地扭动着。

“哦?看来真的不急啊~”说着伸手反复用力去捏自个媳妇的臀肉。

“唔!!!”金抖了一身鸡皮疙瘩,硬是给挤出眼泪。

“说~”雷大锤抱的更紧,束缚住腰迫使自个媳妇行动困难。

“我,我发誓不离婚,敢,敢离婚吃雷大锤一辈子……一辈子鸡!”金急得快要到极限了,已是不争气地急忙认错。

雷大锤夹紧手里的臀肉。坏笑地在金脸上胡乱吧唧一口“重复三遍。”

“唔!我发誓不呜呜呜呜……离婚,敢离婚吃雷大锤一辈子鸡,我,我发誓不离婚,敢,敢离婚吃雷大锤一辈子鸡,我发誓不离婚,敢呜呜……呜呜呜呜离婚……吃雷大锤一,一辈子鸡……”

金哭唧唧地趴在雷大锤身上。一个劲地捶打,嘴里喊着“坏蛋,无耻,流氓”,眼泪吧唧吧唧地溜下来,可鸡巴大颗。

“好媳妇儿~乖宝宝,不哭不哭,咱带你去厕所~噗嗤!鹅鹅鹅鹅鹅”雷大锤笑出了鹅叫。把媳妇推进厕所。

“死鬼,我让你笑!!我让你笑!!”金一个猛擦眼泪,抓起厕所的马桶刷就砸过去,刚好雷大锤把门关上,马桶刷反弹回来一个鸡溜把金自个脑门給砸了。

“雷大锤!!!”

“媳妇,你急还是留点力气拉屎吧,拉不出来我领你去吃午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大锤靠在厕所门旁笑喇喇的跟个哈巴狗似的。

“大锤!诶——去叫你媳妇吃饭!”雷大锤他娘从厨房里叫道。

“我媳妇拉屎呢。”

“啥?饭点呢拉啥屎啊!”

“得得得,你俩老先吃吧,我在这等他出来,噗,咳!”

“真是,这两熊孩子。记得按时吃饭啊。”
雷大锤他娘吐会槽,拉着自个丈夫去吃。

没一会儿,金打开厕所门,气愤愤地鼓着脸,说道:“你怎么还在这?”

“等媳妇去吃饭。”

“谁要你等!”说完冲出厕所。

“我有说等你吗?”

“那这里又没有其他人,除了我是你媳妇还有谁……”金愣住了,他踌躇地站在原地。

“原来你还记得你是我媳妇啊~,刚谁说要离婚来着——”雷大锤故意拖长尾音,嘚瑟嘚瑟,悄悄靠近自个媳妇,从背后搂住。

“臭锤子!就知道欺负我!天天跟我对着干,啥好处都抢着,动不动就动手动脚,色萝卜,王八蛋,流氓…………”憋屈的媳妇儿鸡巴说个不停。又是拳打脚踢,张扬舞爪的,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直到怀里的媳妇消气安静下来,雷大锤才慢慢开口“媳妇真香~”

“刚从厕所出来,香什么香!”

“咕噜咕噜~”

“媳妇……”

“知道啦,松手。”说完金掰开这饿鬼的手撸起袖子往厨房里去了。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情人节快乐。


地主媳妇(十一)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打幺幺零,谢谢。

隔壁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儿子雷大锤,十八岁跑外国去赚钱,过了二十年头儿领了一外国妞大包小包回来探亲。

一进村就听到拖拉机吧唧吧唧响,驮着一个个大麻袋,搂着一靓水的外国妞,靓诶眨眨眼睛都软到心坎里去了。那雷大锤笑地贼鸡吧损色,可羡慕死水沟摊的老爷们儿,个个跺着脚喊道:“妈蛋!有几个臭钱瞎显摆。”

时间长了,好不容易习惯闻酸臭味的老爷们天天看到雷大锤裹紧着媳妇往玉米地里跑,笑得贼喇贼喇的,搞得住玉米地旁的赵狗子都想抽他了。

这不,今早赵狗子起地老早,来了兴致,四点多天还没亮就提着收音机往外跑,扭了会儿腰摁了一哈按钮做起第一套全国人民广播体操。刚巧雷大锤一如既往地扛着媳妇来玉米地,手里揣着一包包五颜六色的套。直冲玉米地,扛在肩上的媳妇脸红耳赤,对雷大锤挠来挠去。那叫一个激烈。

赵狗子萎了脸,转身把收音机的扩大音量键猛摁
“第一套全国人民广播体操现在开始……滋滋滋——咔咔咔咔渍渍渍嚓嚓嚓——”雷大锤一个石头从玉米地飞出来把赵狗子收音机给砸了……
“你他妈谁啊!大清早天还没亮吵吵啥!”

赵狗子一个懵溜顿了顿,瞅着那收音机陷下去的一个洞。

雷大锤从玉米地里出来蹙着眉头死死瞅着赵狗子。

“你瞅啥!”赵狗子生气的喊道,揣紧拳头,心疼自个花十五块买的山寨版收音机。

“瞅你咋地!长的跟哈巴狗似的,真当自个是萨摩耶!”雷大锤一个靠近死瞅不放。

“你才哈巴狗,老子一汉子,啥子萨摩耶?!”

“嚯!给你脸还……!诶吖,吖,吖媳妇?!”看着自个媳妇站在一旁揪着自个耳朵,把自个拽到一边,雷大锤惊诧。话说媳妇你是怎么解开我打的绳结的???

“雷大锤!给我皮!”

“不就砸了一破烂吗?!”

“给你脸了?!三更半夜睡不着把我扛来玉米地,别跟我说你鸡鸡又发情了!”金气愤愤地鼓着脸。

???你们的重点不是俺的收音机妈?赵狗子懵了。

“我他妈!…………媳妇咱俩都进玉米地多少次了,又不差这几次对吧!”

“哪一次不是被你骗来的?!”

“不啊,这次不是直接把你绑来的吗?”

“…… ……大锤。”

“嗯?媳妇您说~”在自个媳妇衣服后头偷偷伸手进去……

“……咱们离婚吧!”

“!!!”

雷大锤一个溜把手缩了回来。

“媳妇,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瞎说呃,我不是,我没有……”

一旁的赵狗子懵岔地瞅着。那俺的收音机呐?!

看着雷家夫妻两人走远,赵狗子更懵圈了。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

地主媳妇(十)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打幺幺零,谢谢。

          隔壁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儿子,名叫雷大锤,贼鸡巴牛,在美国鸟了三家公司,一个转身说不干,抱着老婆跑回老家种田致富。

          这不,消息传出国外,一直对时事冷漠,充耳不闻的格瑞怒摔手中的玉杯。

          “Why did you tell me so late?”
          “为什么那么迟才告诉我?”

          格瑞身旁散发着异常的寒气,压低着办公室的气氛,深邃的紫眸微垂,猜不透他的任何想法。

          面对着如此可怕的领导,紫堂幻已经是在尽最大努力忍了。

          "They,they cordoned off all the information, and we did the best we could.”
         “他们,他们封锁了一切信息,我们已经尽力了。”

         “Tut,Lei Shi……”
         “啧,雷狮……”

        格瑞压低声调,脸上毫无波澜,实则已是愤怒不堪。

             “Keep digging for me.”
             “给我继续查。”

             “Yes, the chairman!”
             “是,董事长!”

             紫堂幻立马鞠一躬随即冲出办公室。

             “妈呀!吓死我了,天天跟着怼英语,顺口气儿~”紫堂幻拍拍胸口一个吐气一屁股坐在自个办公桌。
           
                  …… …… …… …… …… ……
     
             
             雷大锤抱着媳妇在被窝里挪动着,媳妇一个不情愿把雷大锤从被子里踹了出去。

             “雷大锤!三更半夜摸我屁股,你是不是发情期来了,快给我滚一边去,我要睡觉!”金睡迷糊被吵醒,一个不耐烦地吼道。

             过了一会儿……又摸摸自个媳妇屁股。

            “……媳妇。”

            “干嘛!”拍下放在屁股上的手。

            “别睡了,你老公我鸡鸡发情了。”

            “大锤,……”

            “哈?”

            “咱分房睡吧……”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

我们的《地主媳妇》第一部分就快完结了,哼嘿嘿嘿~一如既往的地短小。
那么变态的写作描写就快要告一段落了。
至于后面第二部分故事发展可以用正常写作描写啦!(莫名其妙地松一口气,写的不好也请见凉。)
不过……emmmmmm,至于第二部分我不太可能会写毕竟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敢第二部分。
就废话那么多,喽~(溜了溜了)
           
 
  
             
           
         
         

今天的我依旧发烧着,废了废了……

地主媳妇(九)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直走打幺幺零,谢谢。

         
               
          隔壁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儿子,名叫雷大锤,听说贼鸡巴有钱,他们家的下人人手一台拖拉机,可把东村卖螺蛳粉的螺子给羡慕死了。

           这不,雷大锤去他螺蛳粉店吃粉,螺子就一个不顺眼瞅了雷大锤几小时。

           “老瞅我吃粉,我粉里进屎啊。那表情整得跟吃了十坨翔……”雷大锤一个扭头瞪着眼看着螺子。

           “你爱吃麻溜的,不爱吃拉倒滚犊子!”说完,螺子一个斜眼抢过雷大锤那碗螺蛳粉。

           “嚯!嘛呢?还没吃完,你想饿死我嘛?”雷大锤右手玩转着筷子,左手敲着桌子,抖起腿来。

           “哼!渣渣!”重重放下碗,一个甩头走开。

           “哟呵,卖个螺蛳粉都拽成这样,那卖个史丹利复合肥的非不得上天啊 。”

           “哈?!渣渣你再说一遍!卖史丹利复合肥的是谁?”说完螺子冲上去一把抓雷大锤衣领拉了起来。

           “???随口一说我咋么知道卖化肥的是谁?!”雷大锤一个懵逼,这卖螺蛳粉的螺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啧!渣渣!”螺子一个拳头砸了过去。

           “大锤!你又给我惹事!”正巧金快步走进那雷大锤拉出粉店,躲过螺子一拳头,接着对雷大锤一个爆揍。

           一旁的螺子懵是一怔,看着一漂酿的外国妞拉雷大锤出粉店。

           “诶哟!媳妇儿轻点!痛——痛,痛!”

           旁边的乡亲们围在一边看着。

           “好你个雷大锤,家里活今个不干,跑出来偷懒!一身屎性难改啊。”

          “媳妇,我错了我错了,咱回家‘干’哈!”抱着自个媳妇一顿安慰。

         “哼!死锤子!”看着自个媳妇在怀里消气地傲娇道,雷大锤打发了旁边的乡亲。

         “走!好媳妇儿~我们回家。”

         “皮够了?”

         “够了够了,不皮了。咱回家干正经事~”雷大锤搂住自个媳妇推着离开。

          “猪油嘴!给我回去好好干活。”

          螺子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眼睛珠子死死瞅着雷大锤那外国媳妇,水灵灵的大眼睛,金灿灿的头发,贼鸡吧白呼,瞅那小手……。

           “咋了?螺子哥?瞅啥呢?”店小二也学着螺子,跟着在那瞅瞅。

           “妈妈,我感觉我恋爱了~”螺子抓紧了自个胸口的衣服。

           “诶!妈在这!”店小二一个麻溜应道。

           “渣渣,是不是吃屎了,妈啥妈,谁你儿子?!干活!别打扰我干正事!”螺子一个大吼把店小二给推开。

           “嘿哟!自个偷看人家媳妇,叫别人干活,谁不务正业啊,切!”店小二小声嘀咕,生怕被自个店老板听到,非揍死不可……

               螺子:“更恨雷大锤那龟孙!妈的智障,娶一外国妞那么靓水!”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
            
           

地主媳妇(八)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直走打幺幺零,谢谢。

          隔壁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家儿子,名叫雷大锤,听说娶一外国媳妇。

          这不,村长女儿李秀秀,非说自己名字土,自从认识雷大锤媳妇死拉着他给自个取洋名。

          这不,两人坐在小卖部里嗑瓜子聊了一上午。

          “金,给我起个名呗~我爸起名呸土!”李秀秀重重地扔瓜子壳,嫌弃地扯着嘴角。

          “李秀秀很好听啊!”金由衷地笑着说道。

         “金!我看你最近精力过虚,不会传言是真的吧?”李秀秀见状转移了话题。

         “秀,秀秀!你乱说什么啊!”金惊地颤了一下身子。

         “呃?你不知道吗?最近这个传言传得底朝天啊!”李秀秀半信半疑地看着金。

         “外面传言说什么?”金吞了吞口说,一脸疑惑。

         李秀秀坐近金,缓缓抬起手在金的耳边低声喃喃。

         “都说雷大锤器大活好,男人嘛~下半身的动物,欲求不满一晚七次……”

         “嘘!李,李秀秀别说了!大锤他哪是这种人,人家最多晚上就四次……”说完金羞红着脸,这才反应过来堵住自己的嘴。

         “哟~原来四次啊~emmmmm”李秀秀笑成了羊驼。

         “熬夜精力不足喔,想不想让雷大锤给你放个假啊~?”李秀秀探头靠近,意味深长地笑道。

         “有办法?!”

         “那当然,我李秀秀是谁啊,但是——我的新名字~~”

         “……你想起新名字是吗?我想想……”金认真琢磨起来。

         “一定要符合我,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噢!我想到了!”

         “是吗?过来过来,我也跟你谈谈我刚好想到给你‘放假’的建议哟~”

         “什么建议?说吧说吧!”

         “你这样……这样……然后……懂了吗?回去试试~”

         “嗯!我一定回去试试!谢谢啦,明天给你带马卡龙!”

         “诶诶诶,我洋名!”

                     ……   ……   ……  ……

        洗好澡的雷大锤躺在床上看着书,聚精会神的模样竟是在看《床上R十八》。

        金一个靠近,讪讪地说道:“哼哼哼,大锤~”

        雷大锤一愣,怂了一身鸡皮疙瘩,放下手里的书。

         “干哈子?”

         “呃,就是,那个,人家想亲你一下下~”自个媳妇红起脸。

         “嚯?今个媳妇那么主动?”雷大锤勾起嘴角,托着腮打量起自个媳妇来。

         “但是我,我有个条件!”

         “说来听听~”

         “我主动亲一次,一次亲完你就要听我的!”

         “好啊~那开始吧!”雷大锤挑了挑眉。

         “我,我还没准备好……好,你等一下!”看着自个媳妇扭扭捏捏地弄了好半天,总算是挪了挪屁股靠近了。

         自个媳妇慌慌乱乱地闭上眼睛亲了上去,一下子就后悔了……亲哪不好非亲中了雷大锤那张臭嘴。

         雷大锤见状,迅速伸出舌头撬开自个媳妇柔软的嘴唇,趁着自个媳妇发愣,直撬开牙齿,一路顺水推舟~来了个法式舌吻。

        “嗯~啾~唔哈~”自个媳妇显然是被雷大锤亲地软瘫瘫了,软软地趴在自个怀里大口喘气。

        “雷,雷大锤,你个骗子!”

        不是说好我主动吗?!你主动啥啊!

        “骗子?我哪骗你了,好媳妇~”

        你只说你主动,又没说不让我主动。

        金反应了过来羞红了脸。

        “懂了?我的傻媳妇~”说完在金耳边吹了口气。弄的怀里的媳妇羞地不行 。

         “难怪你今个那么主动,是不是李家那娘们给你出的主意?”

         “你怎么知道?!”

         “哼!就她那两把刷子来吓我?当你老公吃屎啊。”

         “呃呵呵呵呵,也是嚯!”金别过头,心虚地冒着冷汗。

         “你和那娘们儿走那么近不会是想瞒我私奔吧?”

         “哪有!”

         “嘴硬!”

         “唔!……等等!条件!唔!!!”麻溜地一个摁倒,雷大锤扒起了衣服……

         结果,既没给放假,又反而多加了三次,于是,传言一夜七次就成了毋庸置疑的事实……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
因为近几天发高烧推迟了更新,连写文都写错,万分抱歉(请原谅)     

          
         
              

地主媳妇(七)

       纯属娱乐,请勿当真,慎入,有毒,记得出门直走打幺幺零,谢谢。

      咱们村水沟摊有一地主儿子,名叫雷大锤,万贯家财,还娶一外国妞,这外国妞不知道啥来头,雷大锤这么相好……

      这不,今个水沟摊来了一外国爷们,老说自己是啥“最后的的吃屎”???说要带雷大锤媳妇离开……

      雷大锤伸出手时,站在远处的汉子一个大吼:“好你个雷大锤!跑到艾尔兰卡改名雷狮骗我把金让给你,丢下公司给我跑回老家种田?!”

       “我艹!安犊子!”雷大锤一个惊诧把媳妇拉到身后。

       “恶党!你要么回去看公司,要么把金交给我!”安迷修握紧手中的冷热流,皱紧眉头快步走了过来。

       “都快三十的人了,别整那么中二行吗?老看那么多小马♀莉有饭吃啊!马早死了有啥好看!”

       “啧!恶党就是恶党,不该对你抱有一丝仁义!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安迷修暗下眸子凶恨地冲过来……

        “我嘞个去!今天没带锤子,你持带管制刀具意图杀人……我靠!安犊子你这么吊咋不上天啊!”雷大锤躲过安迷修用力一击,一个转身来个马拉松。

        “恶党!别跑!”

        “我傻啊!不跑被你砍啊!”

        “哼!看在你和金有过节份上,先把你哔—给阉了!”

        “妈耶!没鸡鸡怎么艹老婆?!”

        “雷大锤!!!”

        金面红耳赤地握紧手里的哈啤,雷大锤看着自个媳妇气地快哭的样子,坏笑地对他挑起媚眼。

        “恶党!!!上路吧!”

        “安迷修,够了。我不会和你回威尔逊的……那不是我的家,他们不会认可我的。”劈下的剑顿了顿,安迷修无奈地看着金。

         “安犊子听见没!我媳妇留下给我艹,你麻溜地,快回哪回哪。”

         “雷大锤,你个昏包子!当那么多人面乱说什么!”自个媳妇红地迷糊迷糊的,吓得腿都软了,一屁股往地上坐。

          “咦——,真看不出来,这雷大锤床上功夫牛啊,吓得媳妇都哭了。”冯卤蛋默默地嚼草,吐了一根又一根。

            “嗯~~哪来的酸臭味,糊了俺一脸。”赵狗子拍拍自己的脸。

            
             安迷修:“恶党你个淫棍!”

         
未完待续
🌚欢迎催更。